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网站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星空

当英拉遭遇素贴 泰国民主陷“死循环”

选举或“死磕”,都无法打破泰国政坛的“死循环”:他信派的选票优势,和反他信派的上层政治优势,恰构成了泰国政治天平上势均力敌的两极,一旦谁也完胜不了的两极无法或不愿寻求妥协共处,泰国的政治动荡就未有已时。

  因为执政党——为泰党强推“大赦法”被反他信派认定是“变相放他信回国”而激发的最新一轮泰国政治僵局,并未因12月9日总理英拉解散下院,和12月10日选举委员会宣布接受英拉建议,于明年2月2日举行新的立法选举而告一段落。


数百人妖盛裝包围英拉住所。

  反他信派的示威领导人、前副总理素贴.陶素班继续号召“街头死磕”,12月22日,包括数千名人妖在内的反对派冲击英拉的总理府后,23日起更逐日动员示威者在选举候选人登记处——泰日体育馆六门堵截,试图干扰原定23-27日进行的政党分配议席候选人登记。

  素贴到底要做什么?他难道不想通过选举战胜他信派,从而了结泰国这段两败俱伤的街头政治僵局么?

  根据泰国选举委员会12月10日宣布的选举安排,23-27日登记政党分配议席候选人,28-明年1月1日登记选区制直选议席候选人,如果23-27日未能成功登记,归属政党的候选人将无法代表所属政党参选,这将令2月2日的立法选举变得十分尴尬。可以预见,素贴下一步将继续对选区制直选议席候选人登记实施干扰。

  如此一来,素贴的目的就一目了然:他不希望2月2日的选举如期、顺利举行。所以如此,是因为反他信派几乎没有选举胜算。

  由于他信派采取福利倾斜政策,泰国北部稻米区农民和城市贫民阶层对他信及其政党的支持率极高,这些人在泰国选民中比例占明显优势;相反,最大反对党——素贴所属的泰国民主党,以及其它反他信势力,支持者主要为保皇派、城市精英、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以及东南部橡胶区农民等,在“一人一票”的框架内处于劣势。正因如此,自2001年起,他信的政党虽然屡屡被“盘外招”影响,本人和多个代理人被赶出局,所属政党两次被解散,但取而代之的新代理人、新代理政党依然能轻松胜选。素贴之所以千方百计干扰选举,奥妙正在于“选也选不赢”。

  事实上,素贴并非民主党的领袖(前总理阿披实才是),在党内口碑也不佳。对于他的“死磕”方略,党内不同意见很多,许多人认为,“死磕”和街头运动让支持本方的橡胶种植者利益受损,更令泰国经济受到影响,且容易给对手以“民主派不要民主”口实,是不明智的做法。但木已成舟,最终21日的民主党执委会会议仍通过了抵制大选的决议。尽管如此,“抵制大选”和“干扰大选”仍然是两码事,反他信派内部分歧仍然存在。

  素贴所希望的,照他自己的话是“先进行改革,然后才能选举”,说穿了,就是设法先行制订一个让他信派赢不了(或至少不会每次都稳赢)的新选举规则,然后再举行选举。为免他信派的干扰,素贴主张英拉内阁总辞,将权力交给非选举产生的“人民委员会”暂时管理。

  他信一派显然不可能接受这一主张:反他信派虽然“拼选票”不在行,但在上层政治圈的影响力却远大于他信派,换言之,只要不“数选票”,反他信派的活动能量是很大的。正因如此,10多年来选举屡战屡败的反他信派才能不断给他信找麻烦,弄得后者至今有国难回,只能捏着一叠外国护照玩“越洋遥控”;也正因如此,他信或英拉才在提前大选方面慷慨大方(反正怎么选也是自己赢),而在“先改革后大选”方面寸步不让(谁知道改后的选举规则是怎样的)。英拉日前也谈“改革”,谈“选举后一年完成”,但这个“改革”很显然是在他信派执政前提下的“改革”,纵然未必100%代表他信的意思,也绝不会照着反他信派的意思,“魔改”出一版让他信派从此丧失“选举魔力”的新游戏规则来。

  据泰国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信息,截止23日上午11点,同意参加明年选举的34个政党,除为泰党外仅有8个完成候选人登记,其余均被示威者阻挠。

  仅靠示威和干扰,是无论如何不能成事的,素贴所希望的,是泰王、军方、宪法法院等上层实力派像泰国政治史上多次发生的那样,对政局施加符合自己心意的干预。但从目前看,上述各方或保持缄默,或拒绝支持素贴的要求,选举委员会也表示如到期无法完成选举登记,可采取“变通方法”——延长登记时间或变更登记地点等方法,都可在“战术”上减少“街头死磕”对选举的干扰。

  问题在于,选举或“死磕”,都无法打破泰国政坛的“死循环”:他信派的选票优势,和反他信派的上层政治优势,恰构成了泰国政治天平上势均力敌的两极,一旦这谁也完胜不了、又谁也完败不了的两极无法或不愿寻求妥协和共处,泰国的政治动荡就未有已时。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