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网站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星空

摘要:我们为被轮奸的女孩和被殴打的车主心痛,为夏俊峰和杨佳心痛,而他们,永远只看到李双江的儿子葬送的前途,却看不到受害的女孩从此被摧毁的人生。为谁痛心俨然才是微博民意中的“大是大非”。

  故事其实和一年半前也没什么分别。

  2011年9月,因为年轻气盛的儿子李天一无照驾车打人,72岁的李双江中秋夜赶往受害者病房道歉;时过境不迁,昨天本该又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但这位军旅歌唱家想必又是老泪纵横,因为他曾万般宠爱、引以为傲的儿子又因涉嫌轮奸而被刑拘——残破的月饼,17个月后换成了苦涩的元宵。

  于是,过去的这个周末,李氏父子的名字再次传遍大江南北,贴满报章网站,在社交媒体上更是火得发烫,毫无疑问地荣登春节假期后头号热门话题。


军旅歌唱家李双江之子2011年9月无照驾车打人被劳教一年,17个月后他又因涉嫌轮奸而被刑拘。

  其实,如果不是实名认证为“《南华早报》网络新闻编辑”的王丰-SCMP在上周五午前发出“海淀公安分局昨天晚上以涉嫌轮奸刑事拘留了一名叫做‘李冠丰’的年轻男子。名字虽然改了,但还是有人认出来他真正是谁”,并附以一个指向李天一的人物词条,李双江夫妻所要面对的拯救任务还不会那么艰巨。

  “坑爹!”——确实,还有什么感叹能比这两个字更言简意赅?众说纷纭自周六起喷涌。和2011年中秋节前一样,李双江夫妻做客电视台大谈“如何培养合格的孩子”、称赞儿子“根红苗正”的视频又被翻出,再一次作为最好的讽刺素材。如果说李天一是因为“军二代”的身份而在现实生活中享尽荣华富贵,那么在虚拟空间里,他和父亲就不得不为此加倍偿还。“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人们再一次改编李双江的成名曲《红星照我去战斗》为《爹妈罩我去战斗》,甚至指控李双江本人“年轻时曾因‘冒充妇产大夫到产妇旁围观’等多宗流氓罪险被枪毙”,@夏商更是毫不掩饰心情:“我一点不想否认,我就是幸灾乐祸。军队设文工团,靠唱红歌跳红舞当上将军...各种丑闻绯闻不断,成为全世界军界的笑话,早该取缔。”

  眼见这样的幸灾乐祸风靡网络,曹林坐立不安。这位中国青年报评论员周六以微博奉劝各位“不要沉浸在那种讨伐李双江、看军二代笑话、鄙视有钱人有权人的狂欢中,而回避了真实的问题”,在他看来,“李双江在这样的悲剧中,更多的是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军旅歌唱家’,不是一个‘文职少将’。他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教育责任,这样的失职让人痛心。但还是应该回到教育问题上进行反思,而不是盯着李双江的特殊身份。”

  子不教父之过。子女教育问题的确是微博上最主流的讨论方向,央视主持人张泉灵不惜自毁形象地贴出一张PS过度的个人照片,也是为了旁敲侧击:“人生很多事如此,包括教育孩子,告诉他不超越底线比局部美化重要多了。以此图自省。”

  但新华社反省的步子似乎大了点。周六上午,@新华视点刊出微评,以“美国内战停战纪念日,北方士兵和南方士兵的坟头都缀饰着鲜花”为喻,宣称“世上没有恶人,只有恶行。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自应承担法律责任;但作为未成年人,他何尝不是畸形教育文化的受害者。握紧你的拳头,同时怀着一颗悲悯的心。”

  新华社记者陈玉明这颗悲悯的心给自家官方微博账号带来了可能是开办以来最大的反驳。@一毛不拔大师当即贬斥:“新华视点不知是什么脑残写的,美国对南北内战的定性就不是正邪之战,你看美国可能给纳粹的坟头放鲜花吗”;@老徐时评和@李正曦Sissi更是要替万千粉丝代言:“你谈轮奸,他们谈未成年。你谈特权,他们谈那人已经75岁高龄了。你谈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谈制度和社会风气。你谈制度改革,他们又谈轮奸了,不过是印度的轮奸”;“当下中国老百姓除了在微博上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吐露一下心声,还有啥说话的地方?李家教子无方犯了事,网络上各种吐槽五花八门本来很正常。可是很快有一些人就跳了出来,什么仇富仇官的大帽子立马扣了上来。平时老百姓挨欺负时怎么没见你们这么义愤填膺?挥舞这种道德大棒的人,其实自己心里就很阴暗。”

  被斥作挥舞道德大棒的反面人物中一定有@李蒙不蒙你。当@侯小强已经删除了那句“李天一今天到这个地步,社会、媒体没有责任?人人喊打,他还是个小孩啊”后,这位记者却仍不惮于从周六晚上起将《网络暴民,请你们不要继续伤害一个未成年人!》置顶微博,不仅重提北京市公安局2011年对李天一做出收容教养的决定“完全违法”,更指“关于李天一最近涉嫌轮奸的有关报道和炒作,严重违法”:“围绕此事,各大媒体的公开报道上,谣言满天飞,互相矛盾不实之处比比皆是,看来媒体和网站也进入了‘狂欢’状态...北京警方和广大网络暴民,你们难道真不知道,实体正义必须靠程序正义来达成,没有程序正义,实体正义无从谈起。”

  @破破的桥又何尝不明白“民粹”的定义?只不过,他更明白中国网络舆论环境,于是出言劝告@李蒙不蒙你:“这本来就是个失去信任的社会。警察你信么?不信,买通的。证人你信么?不信,买通的。法官你信么?不信,听掌权者命令的。政府机构你信么?不信,听命令的。最后不就是比掌控舆论的能力了吗?正确与否不重要,声音大小才重要。社会不能重建信任,就是这个样子,你越着急越挨骂”。

  挨骂的是@杨澜。“劳教一年对一个因为冲动打人的未成年人来说是否惩罚过重?被贴上标签的孩子很容易破罐破摔了。真替李老师感到痛心!”——这是其周六晚间所发微博评论,有感而发于@李承鹏针对李天一“上次他打人被劳教,劳教后伙同狱友升级为涉嫌轮奸。你说劳教有没有用?”之帖。

  虽然劳教(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收容教养)确实也是千夫所指,但如果是有人要借此之名为“军二代”开脱,那可不行。杨澜立即被批评者归入替李天一辩护之列,指其试图替人消灾。大势难拒,次日深夜,这位以知性闻名的主持人连发三条自辩微博,因“由于我并不了解当年李天一打人细节,因此有关劳教一年的处罚是否适当的评论是不负责任的”而致歉,并连忙表示“当然更为受害人痛心”。

  但@假装在纽约又怎么会接受这份歉意,他还在替草根们一吐心中郁闷:“杨澜为李双江的儿子感到痛心,这不足为奇,屁股决定立场,脊梁和脊梁自然要惺惺相惜。我们和他们本来就是两个平行的世界;我们为被轮奸的女孩和被殴打的车主心痛,为夏俊峰和杨佳心痛,而他们,永远只看到李双江的儿子葬送的前途,却看不到受害的女孩从此被摧毁的人生。”

  没错,比起媒体伦理这种“小节”,为谁痛心俨然才是微博民意中的“大是大非”。

  “就银枪小霸王一事,我只坚持一个原则:现在敢站出来为这小子说话的女人,你没被轮过;现在敢站出来为这小子说话的男人,你们家女人没被人轮过。再讲多余的话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的确,看着@梦晨伤如此决绝,就算是善于开导人生哲理的杨澜,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所以,对李天一们来说,在这个失去信任的社会里,他们最需要谨记的一条应该就是“不要给对方机会”。当他们高高在上地享受生活时,千万注意不要滑落一只脚,一旦失足,就会有亿万双手蜂涌而上,誓要将其拖入深渊——对有深重受欺压感的中国草根民众来说,这或许是他们唯一可以拉平差距的机会了,哪怕这只是一场口水“复仇”。

  相关评论:

  李双江之子轮奸案 拼爹与坑爹

  更该同情和关心轮奸案受害者

  社会爱拼爹星二代才坑爹

  对李天一们社会应有督促力

  李公子坑爹事件中“理性”的声音

  李天一的生存空间 只能由他自己去挣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