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网站大发UU快3APP 大发快三代理星空

英女王添曾孙 加拿大人为何举国欢庆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剑桥王子”诞生后不久,就在推特上发表贺词,称“谨代表加拿大全国人民,衷心祝贺剑桥公爵夫妇和全体王室成员”,这是外国政府首脑中第一位对英国王室添丁发表声明的。

  英国女王长孙、威廉王子的妻子凯特王妃生下一名男婴,一个多世纪来英国王室首次实现四世同堂,这对于英国而言自然是喜从天降。可与英国隔着一个大西洋的加拿大,却也表现得欣喜若狂。


威廉王子夫妇抱着乔治小王子首次亮相。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剑桥王子”诞生后不久,就在推特上发表贺词,称“谨代表加拿大全国人民,衷心祝贺剑桥公爵夫妇和全体王室成员”,这是外国政府首脑中第一位对英国王室添丁发表声明的。稍后,他又发表正式贺电,强调“加拿大和王室间特殊而温暖的世代关系”,称加拿大人“乐于分享王室的快乐”,王室新成员的诞生“对加拿大人而言,是万众瞩目的时刻”,期待剑桥公爵夫妇再度访问加拿大,并“亲自向加拿大人介绍这位新的王室成员”。

  除哈珀以外,加拿大总督庄士敦、安大略省省督安利等政要也相继发表贺辞,加拿大的几大地标——多伦多CN电视台、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和平之塔”和安大略省尼亚加拉大瀑布,当晚日落后均彻夜亮起蓝色泛光灯。按照加拿大的传统,如果英国王室诞生新的男丁,三大地标将会亮出蓝色泛光灯,反之则亮出红色泛光灯。或许觉得谷歌设立的全球网络贺卡不够“加拿大特色”,加拿大总督府官网特别设立了供国民签名致贺的主页。

  如果说,保皇主义者——如“加拿大君主主义者联盟”主席罗伯特.芬奇等对王室添丁欢呼雀跃在情理中,那么他们的对立面——加拿大反对英国君主继续担任本国国家元首的“共和国公民组织”负责人汤姆.福瑞达等,也对新的王室继承人诞生表示欢迎,就显得更加匪夷所思了。

  官方凑热闹,普通人也没闲着。安大略省奥沙华的莱克里奇健康医院早在剑桥公爵夫人凯特怀孕期间就公开发出邀请,希望她来自己医院分娩,以避开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尽管未获答复,他们还是在女王曾孙诞生当日举办了郑重其事的庆祝活动,为5名当天降生的婴儿戴上纸王冠以示庆贺。

  在中国古代,东晋元帝司马睿有一次生了皇子,遍赐群臣,大臣殷羡谦称“臣无功受禄”,司马睿笑道“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你们有功”。英国女王添曾孙,加拿大既非有功,又未受禄,究竟喜从何来?固然,加拿大是英联邦国家,英国君主是加拿大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但英联邦国家中以英国君主为国家元首者有16个之多,这些国家并非个个如加拿大这般欢欣鼓舞,这究竟是为什么?

  和其它英联邦国家不同,加拿大现代国家的雏形,是原属法国、后被英国占领的魁北克,法裔是这里原先占多数的居民。北美独立战争后,大批保皇党人从美国逃入加拿大,这些说英语的人彻底改变了加拿大的民族构成,让英语压倒了法语,成为加拿大的第一大语言,从而奠定了现代加拿大联邦的基础。在形成现代国家的过程中,加拿大又和平合并了多块英国殖民地、领地,如果说,同样曾是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和英国曾兵戎相见,水火不容的话,那么加拿大几乎是在英国一份又一份“厚礼”馈赠下,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哈珀所言“特殊而温暖的世代关系”即指此。

  当然,时至今日,加拿大人对英国的感情纽带,早已不像以往那样浓厚。去年11月,加拿大民调机构Leger Marketing受加拿大研究协会委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线上民调,结果发现,认为以英国君主为国家元首的体制是加拿大“集体荣耀”的仅占39%,认为“毫无感觉”的却高达59%。

  更早两年,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访问加拿大时,ipso民调显示,2/3受访者认为,英国王室不应在加拿大行使任何职能,“哪怕仅仅是徒具形式的”,大多数受访者称,一旦女王驾崩,加拿大和英国王室的关系应到此为止。作为移民国家,加拿大在国外出生人口比例越来越高,加拿大统计局的预测报告推测,到2031年25-28%的加拿大人口将出生在境外,其中一多半来自亚洲,这些加拿大人自然很难体会到英国王室的“特殊温暖”。

  尽管如此,加拿大一向是个崇尚“一动不如一静”的国家,不管多大的事,能不折腾就尽量不折腾。许多英联邦国家独立后都迫不及待地收回司法终审权,可加拿大直到1933年才从英国收回刑事案件终审权,直到1949年才收回民事案件终审权,至于国家根本大法——宪法的修订权,则一直要等到1982年4月17日,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宣布“终止英国议会为加拿大立法的权力”,才算正式“回家”(事实上加拿大至今也没有成文的宪法),在这种情况下,至少能起到“区分加拿大和美国”作用的英国王室,也就和加拿大人相安无事了。

  有趣的是,女王或重要王室成员到访加拿大时,反对君主制的声音反倒会放大,这是因为英国王室的铺张靡费,会让不爱管闲事的加拿大人突然想起,这些奢华排场、王室气派,在加拿大领土上是要由加拿大人来埋单的。

  也正是因为公众对讨论国体意兴阑珊,反对君主制的共和主义者才会欢迎女王曾孙降生。正如“共和国公民组织”负责人汤姆.福瑞达表示,新的王室继承人诞生,会激起更多加拿大人讨论君主制和共和制优劣的兴趣,这“总比一潭死水要好”。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